国家特级爬墙运动员-子寒

↑辣鸡写手,挖坑不填

【实况rps(E谷E)】Awake(part.1)

※本章E谷E无差,有微量E陆,无向导素的向导谷、视觉被封闭的哨兵E和已死亡的向导陆,私设请注意避雷
※全文走向为E谷陆大三角,cp洁癖请注意避雷
※大概是没有结尾的坑,食用请谨慎
※个人认为属于NTR的范畴所以还是请注意避雷orz
※正剧向,谈恋爱什么的写不来╮(╯_╰)╭
如果以上都ok的话,祝食用愉快w

================================

隆冬的天空向来都是灰白的,因为下着小雪,周围更是朦胧一片,云层重重地压下来,遮住老天爷模糊不清的双眼,于是大地一片昏暗,风已经有了凛冽的味道,不那么温柔地卷着雪打在人脸上,强硬地把冰冷的空气灌入鼻子,带着水汽钻进行人的大衣里,给他们下了逐客令,街上便是空荡荡的。

黑桐谷歌倒是喜欢这样的天气。

黑发青年裹着围巾,在北风肆意闯荡的街道上漫步,肩上背着画架,右手的纸袋里裝的是画具,轻车熟路地向着碼頭走去——那是他最喜歡的寫生地點。鬆了鬆裹得有些嚴實的圍巾,調皮的北風將它的一角吹起,打在身上,像在軀幹只身在寒冷中行進的他。谷歌笑了笑,從口腔中呼出的溫熱的氣體在寒風中化成了白霧消散。看上去心情不錯。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见到那个人呢……

===============================

对与现在的埃德蒙德来说,世界只由深浅不一的黑白灰三色线条勾勒而成。哨兵敏锐的感官使他在没有视觉的情况下仍能清晰地感知周围的一切,只是没有了色彩。

也不需要色彩。

对哨兵而言,视觉上的刺激往往最为致命,尤其是受到过巨大创伤的哨兵,任何一丁点强烈的视觉反射都会导致感知过载。埃德蒙德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向导被杀害,可他却无能为力。记忆中满目的鲜红猛地被蒙上黑白的隔板,他的向导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阻断了他的视神经继续向濒临崩溃的感知的传输。世界的现实瞬间离他而去,被紧紧扼住的灵魂终于被放下,沉入粘稠的精神力构成的海洋中。

看不见,便不会想起赤红的那一天。那闪烁的温柔的祖母绿黯淡了,麋鹿和黑豹像被封在琥珀中的标本。

码头的海面被浓浓的白雾笼罩,漂浮的碎冰和远处停泊的船只在朦胧中闪现。埃德蒙徳背对着海,坐在码头的石质长凳上,一双毫无神采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画板。他所描绘的是冲破浓雾的眼睛“看到”的东西。浮冰相互碰撞发出的轻微的响声被灵敏地捕捉,经过成千上万次不同的反射后先后传入他的耳中,再传入大脑,于是周围的一切才能被“看”见,甚至比眼睛看到的的还要详细,但也给大脑带来巨大的处理负担,他在努力适应,可在他适应之前,昭示脑力超负荷使用的头痛将如影随行。

画,不只是逃避,还有对新生活的适应。

“啪嗒”。手中的炭笔因为剧烈的头疼而滑落,突突跳动的太阳穴在催促他休息。埃德蒙德艰难地低下头捡起笔,积累在身上的雪随着他身体的前倾而滑落,大脑因为缺氧和过劳视野一片模糊,好几次都没能摸到笔,准备放弃抬起头休息一下时,一团白色的影子忽然闯进他的扭曲视野中,准确无误地捡起了被雪水濡湿的炭笔,把他吓了一跳。

“老E你发什么呆呢?”

谷歌温柔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把在一片混乱中的埃德蒙顿拉回了现实。

tbc.

================================
所以说到底怎么打tag辣orz老鹅啄谷吗hhhhhhhhhh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