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特级爬墙运动员-子寒

↑辣鸡写手,挖坑不填

【血界战线×FATE】声音相同的二人与世界融合之事

part.2

=============================

一瞬间,强烈的失重感包围了克劳斯,却在下一秒让他回到了四平八稳的黑暗中。四周是封闭的,感觉不到一丝流动的空气。

结界吗?

可另外一人的气息却在黑暗中扩散开来,还有淡淡的烟草的味道;这里也曾有过照明的火把,木头燃烧后产生的味道还残留着。

大概是地下室一类的地方。

“……试问……你就是我的servant吗?”

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人率先开了口,声音和自己竟有几分相似,在空旷的一片漆黑中反射,更让克劳斯确信了自己的推论。可从他口中所述的东西来看,自己应该已经脱离原来的世界了,可这里是哪里,这让克劳斯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黑暗中的未知往往充满着危险,即使他曾视黑暗为庇护,但他早已挣脱束缚,来到这阳光下。关于过去,克劳斯想不出什么美好的事。

大脑飞速运转着,现在的情况来看,最有可能便是位于迷雾深处的异界,即使是曾经蜷缩在黑暗中苟活的自己也不会向往的深处。万象丛生,光怪陆离,就像迷雾中的柴郡猫。

“我也有问题想要请教一下,你和堕落王有什么阴谋?”克劳斯踌躇着,试探性地发问,气势却完全不减。与此同时,他的眼睛已完全适应了黑暗,优于常人的夜视能力使得他能在一片漆黑中看清对方的轮廓,以及防备的黑洞洞的枪口。

至少能够确认对方不是什么怪物之类的。黑暗中勉强能够看见那长过膝盖的大衣以及大衣包裹下略显单薄的人形身躯,这让克劳斯松了一口气。

气氛就这么僵持下来。

=============================

听见对方声音的瞬间,莫名的战栗感便爬满了切嗣的全身,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黑暗夺走了他的视野,只能看见隐约的绿色在闪烁着,大概是对方的眼睛。切嗣握紧了手中的枪。现在的他孤身一人,冰冷的钢铁是他唯一的希望与依靠。

他刚刚说了什么?堕落王?自认为在魔术方面还算是博学的魔术师杀手坚信目前他所接触的所有书籍和资料中都没有提到过“堕落王”,也没有在哪个神话传说中出现过。卫宫氏不禁烦躁起来。不能排除召唤出错的可能,毕竟圣杯本身就是违背常理的,在一个违背常理的东西上寻求常理,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猛然间,切嗣意识到了——之前的违和感,魔术回路并没有被打开,master与servant之间魔力的纽带并没有建立连接,也就意味着眼前这位随着召唤前来的人物并不是属于圣杯的英灵,或者说,根本就不是英灵。

看来一切都与那人口中的堕落王有关。终于理清思绪的魔术师杀手决定问个明白。

“你所说的……”话还没有说完,法阵却再次溢满蓝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地下室,切嗣也终于看清了来者的容貌——头发是血一般的红色,隐埋在眼镜和头发下的眼睛绿的发亮,正死死地盯着他,嘴角边的两颗像野兽一样的獠牙更给人一种凶猛的印象,再加上身材已经魁梧到了具有压迫感的地步,足以让大部分人望而却步。可他此刻已然摆出了战斗的姿态,右手中攥着的十字架闪烁着红光,口中念叨着什么却被越发猛烈的狂风撕扯得支离破碎。切嗣没有来得及躲避,巨大的风压在地下室有限的空间里肆虐,将两人都掀翻在地。

一切都归于平静时,法阵的光芒没有就此消逝,出现在法阵中央的是一位长发面具的青年——堕落王。

“哟两位,晚上好呀——”尾音故意拉长,轻佻的态度一览无遗。

“看来两位相处得不是很好啊,真可惜。接下来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们哟。”

切嗣不禁握紧了手中的枪,死死地盯着这位不速之客,明明素不相识,却说什么要他和那个红发的男人合作,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可理喻;而另一边的克劳斯看起来也没什么好脸色,一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样子,却还是冷静地开口:“你有什么目的,堕落王?”

语气里充满了戒备。切嗣也不禁开始紧张起来,直觉告诉他这个面具男具有极大的威胁。

“别这么严肃啊,我可是找你们干正经事的呀。 ”站在两人中间经历着目光的洗礼的堕落王笑了笑,示意二人不要紧张。

“这次的任务可是关于拯救世界的大事哟。”

tbc.

===================================
发现了一个巨大的bug和两个小bug,不过也改不了了,圣遗物什么的请不要在意,当成是没有吧orz
过渡章没什么营养´_>`
感谢观看w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