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特级爬墙运动员-子寒

↑辣鸡写手,挖坑不填

【血界战线×FATE】声音相同的二人与世界融合之事

切丝papa召唤出老板的设定
世界观一塌糊涂
无cp正剧向(大概
后续不一定有
以上可以接受请继续w

============================

“……满溢吧……满溢吧…………满溢吧……”

幽暗的地下室内传出断断续续的吟唱,低沉的男声在石壁间反射,将空旷感扩大了几倍。

一袭黑衣的男人伫立在同样漆黑的地下室内,唯一的光源是近乎熄灭的火把。微弱的火光映照着地面上的法阵,来自远东的魔法使正进行着古老的召唤仪式。

“周而复始,其数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蓝色的光芒开始从法阵里溢出,来自异界的风呼啸着掠过卫宫氏的脸颊,其中却夹杂着他不能再熟悉的血腥味——不安的危险气息袭来,黑发的男子稍作停顿。子弹上膛的声音在地下室里听起来清晰得过分。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从此理、则答之。”

握着枪的手被他不自觉地收紧,名为卫宫切嗣的男人深知作为人类的他与英灵之间实力差距的鸿沟。历史上并非没有出现过召唤出的英灵是浑身沾满鲜血的凶神恶煞的情况,只是概率极低,有记载的只有一例,但鉴于自己的幸运值也低得可怜,这种情况还是不得不防。以地下室的地形来看,胜算几乎为零。他不动声色地向入口处挪了挪。

“吾乃成就世间诸善之人、吾乃散播世间万恶之人……”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自抑止之轮前来此处——天枰之守护者!”

魔力流转着,形成巨大的风压,扑灭了火炬微弱的火光,卷起了地下室长年沉积的灰尘。风尘与黑暗相配合,模糊了卫宫切嗣的视线,却无法掩盖保险拴拉动的声音。他手中的枪指向了虚无的黑暗,奇怪的是血腥味已经消失。卫宫氏努力让自己的眼睛适应这一片黑暗,但仍无法从漆黑中捕捉到什么。

如深海般的黑,如深海般的静,还有……如深海般的压迫感,刺激着他的心脏,裹挟着微妙的违和感。

“……试问——你就是我的servant吗?”

良久,作为master的卫宫切嗣开口。回答他的却是再次弥漫开来的血腥味,以及刺破重重厚重的黑幕袭来的杀气。

“我也有问题想要请教一下,你和堕落王有什么阴谋?”

如此相似的声音传来。野兽般的幽绿,在黑暗中闪着光。

===========================

三个月前,这里曾是纽约。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崩坏,在一夜之间,将这里变成了联通现实与幻想的大门——赫尔沙雷姆兹·罗特。这份幻想诞生于现实,却又超越了现实,妄图吞没现实。两个世界的联通交汇,也意味着相互崩毁吞噬,世界将不堪重负。

……

“所以,这就是你们来找我的理由?”

悬浮于虚空中,与世界的抑止力进行谈话,堕落之王依然是轻浮的态度。

“算了,正好最近比较闲呢,帮是肯定会帮的啦,不过……”

“我比较想用自己的办法呢~”

============================

平静的下午,莱布拉的总部只余下克劳斯埋头于妖魔战棋中,平日里吵杂的二人组不在,难得的清静。勉强穿过层层浓雾的惨淡的日光从巨大的落地窗进入,扑在地板上。为了防备高空中游荡的异界生物和出其不意的狂风,所有的门窗都被上了锁。在这个隔音效果出类拔萃的大厅内,只剩下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

“咔哒!……”

唯一的声音停了下来,克劳斯将眼睛从电脑屏幕上移开。长长的留海被风撩起,深红中的幽绿透出一丝警觉。

那是这里不应该有的东西。

下一秒,少女略微沙哑的吼声在房间内炸开,

“Ex——calibur——!”

一瞬间,金色的光芒从狂风中释放,占据了视线,由胜利的祈愿所汇聚而成的巨剑,将大半个房顶轰飞。

烟尘弥漫中,金发的剑士手持誓约胜利之剑,碧绿的双瞳追逐着急速下坠的一抹红色,毫不犹豫地从缺口处一跃而下。高层凛冽的狂风仿佛要将她的皮肤撕裂,视线也被弥漫的烟尘所干扰。骑士王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布雷格力德流血斗术……”

巨大的风压几乎将看似柔软的少女弹开,随之而来的是意想不到的强力反击。

“第111式——十字型歼灭枪!”

巨大的十字架冲破烟雾的阻挠,展现在她面前。由鲜血凝成,诡异而庄严,在骑士王面前却俨然成为了异教的标志。

金发的剑士凭借着Saber优秀的直感躲过这致命的一击,汇聚着光芒的利剑再次挥向了目标。

不可回避。克劳斯准备设法格挡,却被下方巨大的法阵吞噬,堕入黑暗。

“啊……大意了……”

tbc(大概)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