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特级爬墙运动员-子寒

↑辣鸡写手,挖坑不填

看看六章这个剧情,梅罗股要涨了【躺平】

【实况rps(E谷E)】Awake(part.1)

※本章E谷E无差,有微量E陆,无向导素的向导谷、视觉被封闭的哨兵E和已死亡的向导陆,私设请注意避雷
※全文走向为E谷陆大三角,cp洁癖请注意避雷
※大概是没有结尾的坑,食用请谨慎
※个人认为属于NTR的范畴所以还是请注意避雷orz
※正剧向,谈恋爱什么的写不来╮(╯_╰)╭
如果以上都ok的话,祝食用愉快w

================================

隆冬的天空向来都是灰白的,因为下着小雪,周围更是朦胧一片,云层重重地压下来,遮住老天爷模糊不清的双眼,于是大地一片昏暗,风已经有了凛冽的味道,不那么温柔地卷着雪打在人脸上,强硬地把冰冷的空气灌入鼻子,带着水汽钻进行人的大衣里,给他们下了逐客令,街上便是空荡荡的。

黑桐谷歌倒是喜欢这样的天气。

黑发青年裹着围巾,在北风肆意闯荡的街道上漫步,肩上背着画架,右手的纸袋里裝的是画具,轻车熟路地向着碼頭走去——那是他最喜歡的寫生地點。鬆了鬆裹得有些嚴實的圍巾,調皮的北風將它的一角吹起,打在身上,像在軀幹只身在寒冷中行進的他。谷歌笑了笑,從口腔中呼出的溫熱的氣體在寒風中化成了白霧消散。看上去心情不錯。

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见到那个人呢……

===============================

对与现在的埃德蒙德来说,世界只由深浅不一的黑白灰三色线条勾勒而成。哨兵敏锐的感官使他在没有视觉的情况下仍能清晰地感知周围的一切,只是没有了色彩。

也不需要色彩。

对哨兵而言,视觉上的刺激往往最为致命,尤其是受到过巨大创伤的哨兵,任何一丁点强烈的视觉反射都会导致感知过载。埃德蒙德就是一个典型的代表。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向导被杀害,可他却无能为力。记忆中满目的鲜红猛地被蒙上黑白的隔板,他的向导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阻断了他的视神经继续向濒临崩溃的感知的传输。世界的现实瞬间离他而去,被紧紧扼住的灵魂终于被放下,沉入粘稠的精神力构成的海洋中。

看不见,便不会想起赤红的那一天。那闪烁的温柔的祖母绿黯淡了,麋鹿和黑豹像被封在琥珀中的标本。

码头的海面被浓浓的白雾笼罩,漂浮的碎冰和远处停泊的船只在朦胧中闪现。埃德蒙徳背对着海,坐在码头的石质长凳上,一双毫无神采的眼睛盯着面前的画板。他所描绘的是冲破浓雾的眼睛“看到”的东西。浮冰相互碰撞发出的轻微的响声被灵敏地捕捉,经过成千上万次不同的反射后先后传入他的耳中,再传入大脑,于是周围的一切才能被“看”见,甚至比眼睛看到的的还要详细,但也给大脑带来巨大的处理负担,他在努力适应,可在他适应之前,昭示脑力超负荷使用的头痛将如影随行。

画,不只是逃避,还有对新生活的适应。

“啪嗒”。手中的炭笔因为剧烈的头疼而滑落,突突跳动的太阳穴在催促他休息。埃德蒙德艰难地低下头捡起笔,积累在身上的雪随着他身体的前倾而滑落,大脑因为缺氧和过劳视野一片模糊,好几次都没能摸到笔,准备放弃抬起头休息一下时,一团白色的影子忽然闯进他的扭曲视野中,准确无误地捡起了被雪水濡湿的炭笔,把他吓了一跳。

“老E你发什么呆呢?”

谷歌温柔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把在一片混乱中的埃德蒙顿拉回了现实。

tbc.

================================
所以说到底怎么打tag辣orz老鹅啄谷吗hhhhhhhhhh

【血界战线×FATE】声音相同的二人与世界融合之事

part.2

=============================

一瞬间,强烈的失重感包围了克劳斯,却在下一秒让他回到了四平八稳的黑暗中。四周是封闭的,感觉不到一丝流动的空气。

结界吗?

可另外一人的气息却在黑暗中扩散开来,还有淡淡的烟草的味道;这里也曾有过照明的火把,木头燃烧后产生的味道还残留着。

大概是地下室一类的地方。

“……试问……你就是我的servant吗?”

那个隐藏在黑暗中的人率先开了口,声音和自己竟有几分相似,在空旷的一片漆黑中反射,更让克劳斯确信了自己的推论。可从他口中所述的东西来看,自己应该已经脱离原来的世界了,可这里是哪里,这让克劳斯没来由的紧张起来。

黑暗中的未知往往充满着危险,即使他曾视黑暗为庇护,但他早已挣脱束缚,来到这阳光下。关于过去,克劳斯想不出什么美好的事。

大脑飞速运转着,现在的情况来看,最有可能便是位于迷雾深处的异界,即使是曾经蜷缩在黑暗中苟活的自己也不会向往的深处。万象丛生,光怪陆离,就像迷雾中的柴郡猫。

“我也有问题想要请教一下,你和堕落王有什么阴谋?”克劳斯踌躇着,试探性地发问,气势却完全不减。与此同时,他的眼睛已完全适应了黑暗,优于常人的夜视能力使得他能在一片漆黑中看清对方的轮廓,以及防备的黑洞洞的枪口。

至少能够确认对方不是什么怪物之类的。黑暗中勉强能够看见那长过膝盖的大衣以及大衣包裹下略显单薄的人形身躯,这让克劳斯松了一口气。

气氛就这么僵持下来。

=============================

听见对方声音的瞬间,莫名的战栗感便爬满了切嗣的全身,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黑暗夺走了他的视野,只能看见隐约的绿色在闪烁着,大概是对方的眼睛。切嗣握紧了手中的枪。现在的他孤身一人,冰冷的钢铁是他唯一的希望与依靠。

他刚刚说了什么?堕落王?自认为在魔术方面还算是博学的魔术师杀手坚信目前他所接触的所有书籍和资料中都没有提到过“堕落王”,也没有在哪个神话传说中出现过。卫宫氏不禁烦躁起来。不能排除召唤出错的可能,毕竟圣杯本身就是违背常理的,在一个违背常理的东西上寻求常理,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猛然间,切嗣意识到了——之前的违和感,魔术回路并没有被打开,master与servant之间魔力的纽带并没有建立连接,也就意味着眼前这位随着召唤前来的人物并不是属于圣杯的英灵,或者说,根本就不是英灵。

看来一切都与那人口中的堕落王有关。终于理清思绪的魔术师杀手决定问个明白。

“你所说的……”话还没有说完,法阵却再次溢满蓝色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地下室,切嗣也终于看清了来者的容貌——头发是血一般的红色,隐埋在眼镜和头发下的眼睛绿的发亮,正死死地盯着他,嘴角边的两颗像野兽一样的獠牙更给人一种凶猛的印象,再加上身材已经魁梧到了具有压迫感的地步,足以让大部分人望而却步。可他此刻已然摆出了战斗的姿态,右手中攥着的十字架闪烁着红光,口中念叨着什么却被越发猛烈的狂风撕扯得支离破碎。切嗣没有来得及躲避,巨大的风压在地下室有限的空间里肆虐,将两人都掀翻在地。

一切都归于平静时,法阵的光芒没有就此消逝,出现在法阵中央的是一位长发面具的青年——堕落王。

“哟两位,晚上好呀——”尾音故意拉长,轻佻的态度一览无遗。

“看来两位相处得不是很好啊,真可惜。接下来可是有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们哟。”

切嗣不禁握紧了手中的枪,死死地盯着这位不速之客,明明素不相识,却说什么要他和那个红发的男人合作,实在是让人觉得不可理喻;而另一边的克劳斯看起来也没什么好脸色,一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样子,却还是冷静地开口:“你有什么目的,堕落王?”

语气里充满了戒备。切嗣也不禁开始紧张起来,直觉告诉他这个面具男具有极大的威胁。

“别这么严肃啊,我可是找你们干正经事的呀。 ”站在两人中间经历着目光的洗礼的堕落王笑了笑,示意二人不要紧张。

“这次的任务可是关于拯救世界的大事哟。”

tbc.

===================================
发现了一个巨大的bug和两个小bug,不过也改不了了,圣遗物什么的请不要在意,当成是没有吧orz
过渡章没什么营养´_>`
感谢观看w

【血界战线×FATE】声音相同的二人与世界融合之事

切丝papa召唤出老板的设定
世界观一塌糊涂
无cp正剧向(大概
后续不一定有
以上可以接受请继续w

============================

“……满溢吧……满溢吧…………满溢吧……”

幽暗的地下室内传出断断续续的吟唱,低沉的男声在石壁间反射,将空旷感扩大了几倍。

一袭黑衣的男人伫立在同样漆黑的地下室内,唯一的光源是近乎熄灭的火把。微弱的火光映照着地面上的法阵,来自远东的魔法使正进行着古老的召唤仪式。

“周而复始,其数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蓝色的光芒开始从法阵里溢出,来自异界的风呼啸着掠过卫宫氏的脸颊,其中却夹杂着他不能再熟悉的血腥味——不安的危险气息袭来,黑发的男子稍作停顿。子弹上膛的声音在地下室里听起来清晰得过分。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从此理、则答之。”

握着枪的手被他不自觉地收紧,名为卫宫切嗣的男人深知作为人类的他与英灵之间实力差距的鸿沟。历史上并非没有出现过召唤出的英灵是浑身沾满鲜血的凶神恶煞的情况,只是概率极低,有记载的只有一例,但鉴于自己的幸运值也低得可怜,这种情况还是不得不防。以地下室的地形来看,胜算几乎为零。他不动声色地向入口处挪了挪。

“吾乃成就世间诸善之人、吾乃散播世间万恶之人……”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汝为身缠三大言灵之七天,自抑止之轮前来此处——天枰之守护者!”

魔力流转着,形成巨大的风压,扑灭了火炬微弱的火光,卷起了地下室长年沉积的灰尘。风尘与黑暗相配合,模糊了卫宫切嗣的视线,却无法掩盖保险拴拉动的声音。他手中的枪指向了虚无的黑暗,奇怪的是血腥味已经消失。卫宫氏努力让自己的眼睛适应这一片黑暗,但仍无法从漆黑中捕捉到什么。

如深海般的黑,如深海般的静,还有……如深海般的压迫感,刺激着他的心脏,裹挟着微妙的违和感。

“……试问——你就是我的servant吗?”

良久,作为master的卫宫切嗣开口。回答他的却是再次弥漫开来的血腥味,以及刺破重重厚重的黑幕袭来的杀气。

“我也有问题想要请教一下,你和堕落王有什么阴谋?”

如此相似的声音传来。野兽般的幽绿,在黑暗中闪着光。

===========================

三个月前,这里曾是纽约。一场突如其来的大崩坏,在一夜之间,将这里变成了联通现实与幻想的大门——赫尔沙雷姆兹·罗特。这份幻想诞生于现实,却又超越了现实,妄图吞没现实。两个世界的联通交汇,也意味着相互崩毁吞噬,世界将不堪重负。

……

“所以,这就是你们来找我的理由?”

悬浮于虚空中,与世界的抑止力进行谈话,堕落之王依然是轻浮的态度。

“算了,正好最近比较闲呢,帮是肯定会帮的啦,不过……”

“我比较想用自己的办法呢~”

============================

平静的下午,莱布拉的总部只余下克劳斯埋头于妖魔战棋中,平日里吵杂的二人组不在,难得的清静。勉强穿过层层浓雾的惨淡的日光从巨大的落地窗进入,扑在地板上。为了防备高空中游荡的异界生物和出其不意的狂风,所有的门窗都被上了锁。在这个隔音效果出类拔萃的大厅内,只剩下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

“咔哒!……”

唯一的声音停了下来,克劳斯将眼睛从电脑屏幕上移开。长长的留海被风撩起,深红中的幽绿透出一丝警觉。

那是这里不应该有的东西。

下一秒,少女略微沙哑的吼声在房间内炸开,

“Ex——calibur——!”

一瞬间,金色的光芒从狂风中释放,占据了视线,由胜利的祈愿所汇聚而成的巨剑,将大半个房顶轰飞。

烟尘弥漫中,金发的剑士手持誓约胜利之剑,碧绿的双瞳追逐着急速下坠的一抹红色,毫不犹豫地从缺口处一跃而下。高层凛冽的狂风仿佛要将她的皮肤撕裂,视线也被弥漫的烟尘所干扰。骑士王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布雷格力德流血斗术……”

巨大的风压几乎将看似柔软的少女弹开,随之而来的是意想不到的强力反击。

“第111式——十字型歼灭枪!”

巨大的十字架冲破烟雾的阻挠,展现在她面前。由鲜血凝成,诡异而庄严,在骑士王面前却俨然成为了异教的标志。

金发的剑士凭借着Saber优秀的直感躲过这致命的一击,汇聚着光芒的利剑再次挥向了目标。

不可回避。克劳斯准备设法格挡,却被下方巨大的法阵吞噬,堕入黑暗。

“啊……大意了……”

tbc(大概)

【FATE】假如圣杯欺骗了你

假如圣杯欺骗了你,
都怪时臣,收错徒弟!
幸运E的枪兵需要恶意:
愉悦吧,冬木的教堂已经拆去。

卫宫永远向往着和平,
现在却常是忧郁:
赛巴吃得太多,存款都将会逝去;
而那逝去了的,就会成为士郎的眼泪。

改编自普希金的《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我就那么随便一写,您就那么随便一看,别当真:-)